Daily

记半日

这是我升入大学来更新的第一篇WordPress。

上一篇文是去年1月17日(即高三的最后一个寒假)写的,在此之后经历了半年颓废堕落的高考冲刺、高考结束后一人拖着行李箱南北到处浪、来到大学、转专业考试、开了个迄今为止建设最牛逼的Minecraft服务器……明明发生了那么多事情,一篇文章也没有留下。因为留下一年多的坑子不填,刘先生无奈催更多次,甚至一度要“一键关停”站子,今日因上午只一节课,抽出闲心,聊聊今天半天里发生的平常事情。

今天是转专业的第九天。尽管转成了文科生,早上依旧按照寝室各位工科生的良好作息,凡是第一节有课的,六点半闹钟响起,起床、洗漱、吃早饭。

因高三一整年的胃病,去年暑假便来到吉大三院做了个胃镜,得了一种名曰“浅表性胃炎”的常见病。跟学医的刘先生交流过后,得知这便是慢性胃炎,不是那么大的病,但难以根治。或许这与因“自我堕落”而在高三被调入平行班所产生的失落有关,以至于这种心情加重了胃病。到了延大后,“里面个个都是人才,说话又好听,我超喜欢在里面待着的!”,心里没有了什么压力,胃病几乎没怎么犯,我以为胃病就随着愉快的心情自我痊愈了。

然而这几天包括自补新专业课程在内的压力,这种焦虑与高三那年的心情似乎是相同的,于是这胃病也就同样跟着来了。情况就像当年一样,早上因为胃痛而醒,跑到厕所里吐出来的全是苦的胆汁和浓稠的胃酸。这该死的胃只让我今天早餐喝下了半杯豆浆,倒是这种温热的东西能让胃舒坦一点。

昨晚下了一场冷冷的雨,今早能明显感到逼人的寒意,窗户上已经挂上了水珠。外面雾蒙蒙的一片,甚至是能用鼻子去满满地吸一肺的水雾,真切的感受到自己是在这所“建在山上的大学”里上课。到教室时只我一人,果然大家都是不会起这么早的。

无聊的近现代史乏味至极,想起了那个男人——对,就那个上学期讲思修课的安教授,虽然背地里总说这个男人“可怕”,但如果是他的话,就算是“蹭学分”通识课,也不舍得落掉一节。工院的高英班换了老师,好奇新的老师有没有Sophia好看,于是昨天下午下了日语课以后,跑到那个熟悉的教室,蹭了一节高英课。新老师果然没有Sophia好看(吹捧),不过讲得也挺好的,就是没Sophia能“怼”(迫真)。Sophia是说过不舍得把这个班交给不放心的老师的。

下课后,碰到了新专业的班长,寒暄几句后就散开来,自己回到寝室。水雾已经随着太阳缓升而散开了不少。回到寝室里,无聊地写完这篇“半日·记”,虽然担心着要背单词,但双眼疲惫得只想睡觉。

日子能平淡点就好了。